马塞尔·普鲁斯特的名言 更多名人>>
1、我到威尼斯时,发觉我的梦已经变成我的地址了。
2、爱情之所以不可以永恒,大约正因为回忆不可能始终真实,因为生命就是细胞的不断更新。
3、每天清晨有多少双眼睛睁开,有多少人的意识苏醒过来,便有多少个世界。
4、时间看起来好象完全消逝,其实不然,它正与我们自身融为一体。
5、他的判决对我来说等于量刑的准则,有些过错我本来倾向于严加谴责的,后来根据他的意见改为从宽发落。
6、我现在才明白,凡属严重错误都有一个共同的性质:那就是没有克制感情的冲动。
7、我们长大成人后的惯常态度,也就是见到苦难和不平,扭过脸去以求得眼不见为净。
8、惟一幸福的岁月是失去的岁月,惟一真实的乐园是失去的乐园。
9、大街小巷和花园都从我的茶杯中脱颖而出。
10、那儿,跟哪儿都一样,我谁都认识,又谁都不认识。
11、人们一辈子都在撒谎,甚至对爱自己的人,尤其对爱自己的人,也许仅仅对爱自己的人撒谎。
12、要正确评断一个人,只消一反众人对他的毁誉就可以了。
13、许多年以前我也曾经经历过群花争妍的春天。
14、有许多当年我以为能在心中长存不衰的东西也都残破不堪,而新的事物继而兴起,衍生出我当年意料不到的新的悲欢。
15、这种对人对己的胸怀在她的目光中化为微笑,同我们在别人脸上见到的微笑绝然相反,它除了自我解嘲之外毫无嘲讽的意味。
16、我们在无生命的物体内所发现的秘密,在人的大脑中也可以观察到,这是医生讲过的话。
17、我们有时说一件事情,并不因为这件事情是真的,而只是因为说了痛快,而且当我们自己说的时候,还仿佛觉得这话是出之于他人之口。
18、这些日子就是证明在这些日子中所做的事情的真实性的证明书,因为这些独一无二的确定的日子用过以后就消失了,它们不再回来,你不能在那里度过以后又到这里再度。
19、一个人睡着时,周围萦绕着时间的游丝,岁岁年年,日月星辰,有序地排列在他的身边。
20、我们总以为自己很特别,其实就是别人眼中的普通人。
21、真正的书籍应是黑夜和沉默的产物,而不是白昼和闲聊的果实。
22、当一个人不能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要忘记。
23、生命只是一连串孤立的片刻,靠着回忆和幻想,许多意义浮现了,然后消失,消失之后又浮现。
24、我终将遗忘梦境中的那些路径、山峦与田野,遗忘那些永远不能实现的梦。
25、就让料峭春风为一早就等在门口的彩蝶吹开耶路撒冷的第一朵玫瑰。
26、永远努力在你的生活之上保留一片天空。
27、任何一样东西,你渴望拥有它,它就盛开。一旦你拥有它,它就凋谢。
28、当岁月流逝,所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的时候,唯有空中飘荡的气味还恋恋不散,让往事历历在目。
29、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希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
30、远远看去优美而神秘的人和事,只要拉近了看,就会明白它们原来既不神秘又不优美。
31、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地贴在我们长期的梦想上时,它盖住了梦想,与它混为一体,如同两个同样的图形重叠起来合而为一。
32、唯一真实的乐园是我们已经失去的乐园,唯一有吸引力的世界是我们尚未踏入的世界。
33、真正的发现之旅非发现新景观,而是有新的目光。
34、就像凡德伊的七重奏一样,其中的两个主题-毁灭一切的时间和拯救一切的记忆-对峙着。
35、回忆中的生活比当时当地的现实生活更为现实。
36、幸福的时光既虚度的年华。
37、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
38、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我都是早早就躺下了。
39、习惯是人的第二本性。它使我们不能认识一个人的主要本性,就这一点而言,习惯既非残忍也不迷人。
40、然而在教堂跟所有不是教堂的住所之间,始终存在着一条我的理智无法逾越的界限。
41、不可,就像某些人那样,走遍天下也要亲眼见见他们心目里的洞天仙府,总以为现实中能消受到梦境里的迷人景象。
42、真正的天堂是已经失去了的天堂。
43、磊落大度往往只是自私的情感在我们没有完全意识到它时所采取的表现形式。
44、爱情确实也需要在与之相伴的种种乐趣之中证实自己的存在,保证自己的延绵。
45、好比头脑不健全的人在关门的时候尽量不去想别的事情,以便疑惑袭来时用关门时留下的回忆来战胜它。
46、我自己要学会克服痛苦,以此来减轻我多愁善感的毛病和磨练我的意志。
47、懦怯总是让我们知难而退,避开丰功伟业的建树。
48、唯一真实的乐园是人们失去的乐园。
49、对我这样心灵受过创伤的人来说,只有幽暗与寂静最为相宜。
50、一只不见踪影的鸟不知在丈量哪棵树的梢头,它千方百计地要缩短白昼的长度,用悠长的音符来探测周遭的僻静。
1 2 下一页 共57条
马塞尔·普鲁斯特

马塞尔·普鲁斯特

马塞尔·普鲁斯特(1871-1922,Marcel Proust)是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意识流文学的先驱与大师。也是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中学时开始写诗,为报纸写专栏文章。后入巴黎大学和政治科学学校钻研修辞和哲学,对柏格森直觉主义的潜意识理论进行研究,尝试将其运用到小说创作中,可以说柏格森、弗洛伊德成了他一生文艺创作的导师。1984年6月,法国《读书》杂志公布了由法国、西班牙、联邦德国、英国、意大利王国报刊据读者评选欧洲十名“最伟大作家”,所排名次,普鲁斯特名列第六。

© 2018 句子吧 | 推荐 | 名言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