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

上海堡垒

《上海堡垒》是2009年万卷出版公司出版图书,作者江南。2016年11月出版增订百分之四十珍藏版《上海堡垒》。该小说讲述的是外星人进攻地球,上海即将沉没,一群热血青年反抗外来侵略者的故事。它讲的也是在末日来临之前,一群年轻人的爱情、生活以及希望的故事。2017年筹备影版《上海堡垒》。► 12条摘抄

面包树上的女人

面包树上的女人

《面包树上的女人》是一本2011年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在2012年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再版,作者是张小娴。小说里的三个好朋友程韵、朱迪之、沈光蕙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的面包树。面包可能是物质、可能是虚荣、也可能并不真实。她们在十三岁认识,友谊从排球队开始,一同经历成长的欢笑、初恋的迷惘、爱与恨、哀与痛。女人做得最好也最失败的事便是爱男人。朱迪之说,如果她死了,她的挽歌便是一个女人不断遇上坏男人的故事。沈光蕙说,嫁去屯门太不光彩了,至少也要嫁去跑马地。程韵说,能令对方伤心的,才是两人之间的强者。► 18条摘抄

家

《家》,中国作家巴金的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第8位)。其他两部为《春》、《秋》,《家》被认为是巴金的代表作之一。最早于1931年在《时报》开始连载,原篇名为《激流》。开明书局于1933年5月出版首本《家》单行本。它描写了20世纪20年代初期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大家庭的罪恶及腐朽,控诉了封建制度对生命的摧残,歌颂青年一代的反封建斗争以及民主主义的觉醒。► 27条摘抄

丰乳肥臀

丰乳肥臀

《丰乳肥臀》是莫言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 。小说热情讴歌了生命最原初的创造者——母亲的伟大、朴素与无私,生命的沿袭的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并且在这一幅生命的流程图中,弥漫着历史与战争的硝烟,真实,不带任何偏见,再现了一段时期内的历史。1997年《丰乳肥臀》夺得中国“大家文学奖”。► 14条摘抄

生死疲劳

生死疲劳

《生死疲劳》是莫言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中叙述了1950年到2000年中国农村这50年的历史发展过程。围绕着土地这个沉重的话题,阐释了农民与土地的种种关系,并透过生死轮回的艺术图像,展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农民的生活和他们顽强、乐观、坚韧的精神。小说《生死疲劳》获得第二届红楼梦奖和第一届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 16条摘抄

蛙

《蛙》为中国当代作家莫言重要作品,出版于2009年,《蛙》 以新中国近60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为背景,讲述了从事妇产科工作50多年的乡村女医生姑姑的人生经历,也反映出中国计划生育的艰难历程。该书秉承了作者乡土文学的一贯风格,以细腻的笔触、朴实的文字落脚于中国社会的一隅。► 17条摘抄

食草家族

食草家族

《食草家族》是莫言1987至1989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被誉为当代汉语文学中将荒诞与魔幻发展到极致的长篇力作,同时也是一部充分表达莫言“食草哲学”、对大自然的敬畏与膜拜、对性爱与暴力的看法的作品。小说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描写生活在贫瘠而富饶的土地上的世世代代人们与大自然的关系。历史与现实,人文与自然,视觉、味觉、触觉与魔幻荒诞的想象,浓墨重彩的细节与天马行空的抒写,在这部奇特的作品中达到浑然一体的融合。小说由五个中篇长度的故事和一个短篇故事组成,每个故事在形式上各自独立,但是内在精神上却互为一体。► 17条摘抄

原谅我红尘颠倒

原谅我红尘颠倒

《原谅我红尘颠倒》是2011年6月1日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慕容雪村。一位来自穷困乡村、穷困家庭的小男孩,经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终于完成了父亲的遗愿考上了大学法律专业,毕业之后又在一个经济十分发达的开放城市当上了颇有名气的律师,并且经常在当地的电视节目频频上镜,是著名法律栏目的主讲嘉宾,要么讲授法律知识,要么解答观众提出的的种种法律疑难,成为该城市的公众人物。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事业蒸蒸日上、金钱名利俱全的律师,最后却走上了厌世悲观以致杀人灭尸的犯罪之路。► 13条摘抄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是2011年1月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慕容雪村。讲述了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一群成都青年,在事业、情感、婚姻之间的迷惘和挣扎的残酷青春的故事。生命不过是一场坟地里的盛宴,饮罢唱罢,死亡就微笑着翩翩飞临。当青春的容颜在镜中老去,还有谁会想起那些最初的温柔和疼痛?本书更像一部“反爱情”的生活写真。爱情,在这里成为无处容身的流浪汉,除了日复一日的性冲动,剩下的只有破碎的青春记忆。► 16条摘抄

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兰晓龙写的一部长篇小说,主要讲述抗战末期,一群溃败下来的中国士兵聚集在西南小镇禅达的收容所里,他们被几年来国土渐次沦丧型得毫无斗志,只想苟且偷生。他们行尸走肉般活着。师长虞啸卿要重建川军团。但真正燃起这群人斗志的是嬉笑怒骂、不惜坑蒙拐骗的龙文章。龙文章让他们知道活人是要对死去的人负责的。只是川军团的人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命运就是炮灰的命运,他们团的命运就是炮灰团的命运。他们活着不会有人重视,他们死了也不会有人记得。然而,国难当头,岂容坐视。► 21条摘抄

1 2 3 4 5 下一页 共85本
© 2018 句子吧 | 推荐 | 名言语录